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035棋牌假如我做皇帝

2019-01-03 15:53:18      点击:

老柴就是我大哥柴荣,后来我们俩一个头磕到地上拜了把子。

柴荣是河北邢州人氏,大约三十来岁。从小卖蒸馍,啥事都经过。天生就喜欢捣腾点儿小买卖,像收购个山货皮货啦,卖个麦芽糖花米弹啦,找头发换针啦,捣腾个盆盆罐罐啦,他好像都干过。据说还搞过长途贩运,把苏杭一带产的茶叶运到山西出售,里里外外赚了不少钱。这样的人如果赶上太平年景,一不留神就会成为土豪劣绅,娶个三妻四妾的不成问题。

然而不幸的是柴大哥没有赶上好时代呀,三十多了还耍单身呢。我们年轻的时候是啥光景,军阀混战,天下大乱啊。当皇帝就跟闹着玩似的,今儿朱温当皇帝,明儿李存勖当皇帝,后儿个石敬瑭当皇帝,再往后就是刘知远当皇帝,走马灯似的,谁当的时间都不长。这下子可苦了老百姓喽,天天也不知道拥护谁跟谁走好了,朱温的军队来了,赶紧在门头上挂出大梁国的旗子;李存勖的人马来了,又赶紧挂出来大唐国的旗子。谁的军队打过来都是咱们解放军,见谁跟谁磕头,逢谁跟谁作揖儿,征粮派款,拉丁抓夫,叫干啥干啥,谁的话都得听,叫跟谁走跟谁走。这打来打去,死的可都是农家子弟,闹得整个中原大地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后来北方的契丹族也跟着来瞎捣乱,动不动就放马中原烧杀掳掠一番,根本挡不住,连晋少帝都给他们掳走了。唉,老百姓有什么办法呢?苦哇!无限苍生临白刃,万里衰草逐秋风。这样的日子啥时候才是个头呢?

刘知远当年不过是石敬瑭手下的一个节度使,契丹人大举南侵的时候,他拥兵自重,暗自扩充势力,只图自保,虽然打着敌后抗战的旗号,其实根本不卖力气。眼看着耶律阿保机的队伍一路杀到东京把晋朝灭了。然后又回师北归。刘知远这才出面来收拾这个烂摊子,建立了汉朝。说是顺应天意,其实就是趁火打劫。就这样,蛟龙出,起太原,历史选择了刘知远。谁知他老人家福薄命浅,刚当上皇帝不到一年就死了,把这个烂摊子又留给了他儿子刘承祐。刘承祐比他爹可差得太远了,毛头小伙儿一个,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根本压不住阵脚,就没人听他的。这不嘛,河中府护国军节度使李守贞立马造起反来。据说事情的起因是有一天李守贞在街上碰见个算命的和尚,那和尚一见面就给他跪那儿了,连连磕头说他有帝王之相,将来前程不可限量。一下子把李守贞说得心花怒放,当即联合永兴、凤翔两镇约十万兵马,轰轰烈烈打出了自己的旗号,挥师关中,势如破竹,不到两个月的工夫,就占领了京兆尹长安,并进逼潼关,与大汉朝形成了对峙局面。

那会儿老柴正和他爹在陕西做生意呢,这仗一打起来,还做什么生意啊,老本都被人抢光了。父子俩就打算往家跑,哪儿还能跑得了,没到潼关就被人给抓住了,不由分说拉进了叛军队伍里当兵。老柴一看这不行啊,生意没做成也不能落个国家反叛的罪名吧,偷偷跟他爹一商量,咱一块儿跑吧。就趁着大部队还没有开始整编的时候瞅个空子逃了出来。半道上才想起来东京汴梁还有个亲戚,就开始往东京走,谁知走着走着,又碰上一股子乱军,两个人就失散了。

柴荣独自一人来到了陈桥驿。

说起柴荣来投奔的这位亲戚,那可真不是一般的人物。此人名叫郭威,原先不过是乡间的一位莽汉、市井之徒,做过小买卖,跑过堂子,还给人打过短工。年轻时脾气不好,爱逞强斗狠,一言不和就想跟人比试比试。有一次为买肉的事儿把一个屠户当街给宰了。为了躲避官府的缉拿,他就跑到唐庄宗李存勖的手下吃粮当兵去了。李存勖后来当上了皇帝,他就在皇宫禁军里当一名侍卫,其实也就是个小小的勤务兵,每天端茶倒水侍候那些当官的,整天被人指使得团团转。好在他手脚麻利,天天跑来跑去的跟个小麻雀似的,因此就得了个浑名叫作郭家雀儿。

同光四年,唐庄宗的皇宫里遣散一批实在用不着的宫女,其中有一个姓柴的姑娘就是柴荣的姑姑。你想呵,皇帝宫中的宫女,那可都是从全国选美大赛中挑捡出来的,长得不好看能送到皇宫里去侍侯皇上吗?天下美女都集中到皇帝身边去了,河里没鱼市上看,实在是太多了,后宫佳丽三千人,一天轮一个也得轮上好几年呢,要是再碰上个妲妃、褒姒、西施、杨玉环之类的妖蛾子,掩袖工谗,狐媚偏能惑主,三千宠爱在一身,那别人就更没戏了。皇帝身上那点儿自然资源毕竟是有限的,暴殄天物有损圣体啊。

柴宫女在皇宫后院待业多年也没有轮上圣恩眷顾。又赶上政策一变,集体下岗了,只好被家人领出宫外准备另嫁别人。说来也巧,那一天他们一行刚走到黄河边上,天上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匆忙中一家人就跑到岸边一个看瓜的草棚子里边躲雨。正这时候,郭威恰好打此路过,呼雷闪电的,浑身上下淋得跟落汤鸡一样,瞅见有个草棚子就一头钻进来了。嘿,这一钻还真就钻出来了一段美满姻缘。不知道是因为唐庄宗李存勖长得太难看了,还是因为自己长期得不到圣上宠幸产生了性饥渴,反正柴宫女一眼就看上了这个冒冒失失撞进来的小伙子,用现在的话说叫作一见钟情吧。当时眉目传情、暗送秋波,不能自持,心里认定了非他不嫁。这下子可把柴荣的亲爷爷气得够戗,差点儿没吐血,说啥都不同意。柴家在当地那也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户儿,吃不愁,穿不愁的,还有几十亩的好庄田,原打算把闺女送入皇宫将来还能当个皇亲国丈啥的,光宗耀祖,现如今虽然没指望了,可也不能白白便宜了这个一文不明的穷大兵啊。

这柴宫女说来也是怪了,自打看上郭威第一眼起就王八吃秤砣——铁了心,非他不嫁,任谁劝都不顶事儿,寻死觅活的。要不怎么说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结怨仇呢。没办法,柴荣的爷爷拗不过女儿脑子里这根儿筋,只好答应了这门亲事,不但把如花似玉的大闺女许配给了郭威,还另外陪送了好多嫁妆。一贫如洗的郭威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碰上这样的好事儿,不但娶了个漂亮媳妇,还额外发了一笔小财,心里感动得不行,洞房花烛夜他就对自己老婆发誓说,将来一定要混出个名堂来,以报答柴宫女的知遇之恩。打那以后他就更勤快了,用媳妇带来的私房钱四处打点送礼、疏通关节,再加上自己也确实精明能干会来事儿,没几年工夫果真就混出个人样来了,成了顶头上司刘知远手下的得力干将,鞍前马后,如影随形。说起来也是时势造英雄呵,就这短短十几年间,江山数易其手,刘知远说当皇帝就当上了皇帝,跟玩似的,郭威也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士兵步步高升,当上了朝中的枢密使兼侍中,成为大汉朝一言九鼎的人物。

因为郭威长年在外奔波,根本没工夫在家里好好干活,柴荣的姑姑结婚多年一直没有生育,就把柴荣过继给自己当了干儿子。

这一晃又是十多年过去了,柴荣心想,早听人说我姑父在汉朝当了大官,我一直忙于做生意也没机会去亲近亲近。再怎么说我们也有父子情份呀,姑父还能不认我吗。就这样他一路奔逃来到陈桥驿,见天色已黑,就打算歇过一夜明天再去城里认亲。谁知晚上吃饭的时候,听饭桌上的人说当朝枢密使郭威早几天头里就已经率领朝廷大军赶赴潼关平叛去了,两个人擦肩而过,正好走了个南辕北辙,你说说这事儿给闹得。035棋牌www.xucpa.net